欧洲纸箱行业的绿色革命

首页    行业百态    欧洲纸箱行业的绿色革命

欧洲纸箱行业正在经历一场绿色革命。从植树造林到回收利用,该行业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欧洲造纸工业联合会(CEPI)总干事乔里·林曼介绍了该行业的发展现状,以及新技术如何帮助纸箱和纸板制造业成为当地最清洁的生产领域。 

纸箱的历史悠久。早在1879年,布鲁克林一位工厂老板就创造性地将纸板压痕、裁切并折叠成纸箱。到了1906年,这项技术已传遍美国,从旧金山到洛杉矶的杂货店,都用俗称的“纸瓶”来出售牛奶。为了使这个新发明能够防水,人们还在纸板上涂蜡。但牛奶盒并未立即风行起来。直到20世纪60年代,消费者都不愿放弃他们一直信赖的玻璃瓶。

正是从这些不起眼的萌芽开始,纸箱已经发展成为包装领域最重要的支柱之一。2018年,全球折叠纸盒市场规模达到1840亿美元,到2023年,预计每年还将再增长6%。难怪行业观察家对未来那么乐观。根据史密瑟斯(Smithers)调研公司的数据,仅瓦楞纸包装市场就“比预期增长快,证明了瓦楞纸消费量增速将放缓的预测是错误的。”这一趋势和纸箱的总体增长相比显得微不足道。纸箱正在成为三级包装的主角,在零售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即便如此,该行业也无法独善其身。随着全球变暖以及气候变化成为消费者和政府的普遍担忧,纸箱和纸板制造商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要求其产品具有更高的可持续性。纸箱需要承受从工厂车间到医院或超市货架的长途运输,提高可持续性就特别具有挑战性。然而,现实绝非毫无希望。从鼓励植林造纸到推动回收利用,制造商有足够的机会在深思熟虑后进行尝试。

 

纸箱回收

 

15年前,当乔里·林曼开始其在造纸和包装行业的职业生涯时,可持续性并未受到重视。几年后,全球变暖才引起人们严重的忧虑与关切。当时的环境法规也并不健全。林曼回忆道:“在欧洲,我们那时的废弃物法规非常陈旧,更糟糕的是监管机构甚至禁止企业再利用任何剩余的废料。”

现在纸箱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严格的欧盟指令到各制造商的生产,包装行业正在引领可持续发展。现在在欧洲购买一盒谷类食品,大约有33%的包装材料会被完全回收,在某些情况下,这一数字接近100%。其他领域的统计数据更加令人印象深刻,该行业在欧洲成功地将用水量减少了60%以上。正如林曼所说,最初只是小雪球,最终演变成了“大雪崩”,而可持续性如今已融入纸箱制造商的“DNA”。

虽然这些变化还在持续改变行业,但是在过去的16年中,发展的速度和规模已非常惊人。在纸箱行业,追求可持续性只是整个行业增长的一个缩影。长期以来,作为三级包装的一部分,纸箱和纸板在零售领域也出现了类似的增长,目前纸箱行业产值已占整个包装业的43%,即每年3690亿美元。

换句话说,随着纸箱的普及,行业必须更多地考虑其对环境的影响。需求增长只是难题的一部分,客户压力也在推动改变。林曼解释道:“人们的环保意识增强了,他们在日常生活和新闻报道中看到气候变化的事实。这在一定程度上与我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有关,因此我们会去思考周围的事物,而不仅仅是思考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生存。”这不足为奇。随着温度上升到能破坏地球的水平,每位有责任心的新闻记者都会讨论气候变化,消费者也期望纸箱生产商能加入这个行列。

 

供应链联合体

 

如果你一直认为纸箱只是你在超市里心不在焉地挑选的包装盒子,那么你很容易忘记它们来到超市的过程。从森林中的木材到造纸厂再到生产成品的工厂,纸箱供应链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多面引擎。换言之,如果纸箱生产商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就必须在供应链的各个层面上严控浪费,林曼称之为“循环经济”。

这是从生产周期初始阶段就开始的。正如林曼所说:“至少在欧洲,造纸工业联合会确实一直在推动林业管理认证。”这种热情当然会在统计数据中得到体现。根据行业组织ProCarton的数据,仅在截至2010年的五年中,欧洲的森林面积就增加了51.2万公顷。如今欧洲大陆的森林比20世纪50年代多了30%。强有力的“监管链”证明纸箱“真正来自可持续发展的森林”,也促进了森林面积的增加。

另一个领域涉及回收,这部分工作林曼建议从消费者自身开始。“消费者必须了解应该如何处理这些材料,了解纸箱属于垃圾分类中的可回收废纸。回收方案必须足够高效,才能迅速将‘最优质的材料’送到再生纸厂。而再生纸厂本身需要技术从回收材料中分离出可重复使用的纤维。当然,只有与整个行业内的利益相关者(包括政府官员)合作,才能实现高效回收。”林曼还着重提到一次性塑料的欧盟新规定正在推动生产商迈向更加可持续的未来。

如果强化供应链是使纸箱更具可持续性的一种方式,那么重新思考基础性技术也将有所帮助。这就需要从设计开始,林曼说:“确保你使用的任何材料都是再生的,或者使用纤维以保持可回收。”尽管零售纸箱中的纤维不能无限次地回收利用,但它们可以重复使用25次以上,这对于最终源自天然成分的材料来说也不错。

更根本的是,纸箱行业正试图在纸箱设计中摆脱使用不可持续的塑料。这一直是个问题:即使一个纸箱的大部分是由可分解的纸制成的,通常也要使用塑料来增强成品的强度。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位于赫尔辛基附近的芬林纸板(MetsäBoard)公司。该公司于今年初推出了一系列新的环保纸板,新设计完全摒弃了塑料。该公司解释说,取而代之的是,它依赖于“来自可持续管理的北欧森林的纯净新鲜纤维。”这些趋势正在逐渐渗入整个市场。例如,2019年8月,新的“足球经理”电脑游戏宣布将以100%回收纤维制成的盒子来包装发货。

 

环境成本

 

正如业内专家会很快指出的那样,纸箱的功能不仅仅是简单地从A地到B地运送一个产品。从刊登广告到提供健康建议,即使是小纸箱也可以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纸箱最重要的作用还是确保其内部产品安全,对于药品或食品等敏感产品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随着供应链变得越来越长,包装缺陷最终会带来严重的健康风险,制造商必须格外小心,确保其纸箱足够结实和安全。

这并不是杞人忧天。根据得克萨斯大学药理学学院的一项研究,每1美元因包装缺陷或破损而损失的产品,制药公司通常会损失4美元间接成本,包括销售损失和重新发货所需的费用。换言之,即使政客和纸箱制造商在热烈谈论纸箱的可持续性,如果环保设计不能通过更实际的应用测试,也将毫无用处。因此,难怪林曼热衷于强调纸箱行业的特点就是要在保持产品新鲜度方面符合客户预期,而生产商们已经能够适应这一要求。

这种乐观是有道理的,尤其是考虑到新技术的突飞猛进。除了从纸箱上去除塑料外,制造商也开始以更复杂的方式研发纸板。例如,在制药行业像QR认证这样的防伪措施风行一时。与此同时,超市中越来越多的纸箱使用低迁移率的油墨来印刷,这可以防止难闻的气味或危险的化学物质渗入食品。林曼总结道:“印刷技术已经改善,这对材料有很大的影响。我相信这个行业在不久的将来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地平线并不是像看起来的那样一尘不染。正如林曼所认可的那样,将新技术和环保主义结合起来或许是完全合理的。他说:“纸包装并不总是最便宜的选择。总的来说,纸板和纸张的竞争力是不确定的,因为我们的价格不能像其他材料那样低。有时我相信,这是因为我们已将本行业的大部分外部成本内部化,而在许多竞争材料中,这些外部成本并不那么明显。”

纸箱和纸板行业显然意识到了这些压力,林曼承认,环保主义和利润率的矛盾有时会与行业需求“背道而驰”。尽管如此,如果欧洲造纸工业联合会必须在地球和钱包之间进行选择,它每次都会为地球而奋斗。塑料生产会带来灾难性后果,这意味着无论价格如何,纸箱在未来的包装中都将扮演着基础性的角色。

同样,林曼相信未来几年纸箱行业将成为环保的第一线。“我们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需要继续做更多的事情,并不断进步。”林曼特别强调了“减排技术”的巨大潜力——纸箱和纸板生产商在其他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已经在帮助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要是那些早期的纸箱生产商带着他们原始的涂蜡纸板回来看看,一定会惊叹现在纸箱行业的进步。

(本文刊载于《印刷杂志》2020年第3期)

2020年12月25日 10:00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