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全国报纸印刷总量数据分析

首页    行业瞭望    近年全国报纸印刷总量数据分析

近年来,全国报纸印刷总印张量持续下滑,报纸印刷成为印刷行业中下滑最为明显的细分市场。中国报业协会印刷工作委员会自1993年开始一直持续开展全国性的报纸印刷总量统计工作,积累了丰富的数据,在此以2015—2020年这6年的数据为基础,对近年来全国报纸印刷总量的相关统计数据进行系统分析,找寻报纸印刷量下滑的规律,认识数据背后预示的发展趋势。

之所以选择2015—2020年的数据,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近年来的数据更能反映当前市场和社会特点,过于久远的数据对于分析今后的发展意义不大;二是自2015年开始智能手机逐步普及、移动通信进入4G时代,移动互联网正式走向大众,造就了今天火热的新媒体时代。因此,这6年的数据更具代表性,对分析今后的发展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中国报协印刷委员会公布的上一年度统计结果,包含了总印刷量、相对上年度的增减量和增减比例,这些数据是业界最为关心的数据,反映了上一年度报纸印刷行业的总体发展态势,但对更大范围的多年趋势分析不明显。特别是由于印刷总量连年大幅下滑,作为测算基础的总印量已远非当年,目前只接近最高的2011年总量的三分之一,使增减比例与繁荣时期数值的可比性越来越低,难以全面系统地看到近年来报纸印刷总量的发展趋势。

本文从数据汇总和统计分析的角度,对近6年的具体统计数据进行一些对比分析和测算。

1复合增长率

 

中国报协公布的都是基于上一年的增速或称为下滑比率,难以准确反映近6年来的总体变化情况,在此引入复合增长率的计算。

年增长率或年下降率是一个短期的概念,从一个产品或产业的发展来看,可能处在成长期或爆发期而使得年度结果变化很大。如果以“复合增长率”再来衡量,因为这是较长时间基础上的核算,则更可以说明产业增长或变迁的潜力和预期。复合增长率是对今后的一种预测,但也可以用于过去一定时间跨度内的增长率的平滑计算。

只不过在这6年间,报纸印刷总量不是增长而是下降。中国报协印刷委员会公布的2015—2020年的年度印刷总量和增长率见表1。

表1 2015—2020年的印刷总量和增长率(单位:亿对开张)

复合增长率的计算公式为:

在此,以2020年度的600亿对开张为“现有年份数量”,以2015年的1 145亿对开张为“基础年份数量”,年数为6年,计算得出2015—2020年6年间的复合增长率(下降率)为-10.211%。

可以看到,复合增长率并不等于平均增长率,且明显小于平均增长率,这个值就相当于利率计算的复利方法,更能真实反映出一段时间内的增长或下降的速度。

以上述-10.211%的复合增长率测算,以2020年统计数据的600亿对开张为基础,2025年的印刷总量预计为:2025年总量=600×(1-0.10211)5=350.16亿对开张。

这个数值高于中国印刷与设备器材工业协会在ChinaPrint2021上发布的《“十四五”中国印刷应用市场需求分析和发展趋势研究》中给出的2025年报纸印刷总量270亿对开张的预测数据。

350亿对开张这一数据是基于过去6年来的复合增长率测算的,计算依据相对充分。同时考虑到2018年纸价高涨、2020年的疫情影响等非正常因素导致下降压力的提前释放,考虑到党报发行和全民阅读等对报纸印刷量的支撑,预估实际数据会较此数据乐观一些,全国总量在400亿~450亿对开张的可能性更大。

 

2骨干企业数据分析

中国报协统计数据是按印张量进行排列的,本文列出了近6年来前20家报纸印刷企业的印张量统计数据。这20家企业的报纸印刷总量占到了150余家企业统计量的45%以上,是报纸印刷行业的骨干力量,可以称为行业“20强”。从他们6年来的变化和其在行业中的对比,可以看出报纸印刷行业发展的一些趋势性变化。

1.标准差

标准差是方差的算术平方根,用σ表示,在概率统计中常用作统计分布程度上的测量,它能反映一个数据集的离散程度。

本文统计了近6年来前20家企业的印量数据,计算了前10名和前20名间的标准差,见表2。从以上数据可知,前10名和前20名的入门门坎的变化呈现越来越小的趋势,2015年前10名和前20名的差距是7亿对开张,到2015年仅有2.63亿对开张了,说明头部企业间的差距正在快速缩小。同时,头部企业间的印刷量差距也在大幅缩小,2015年印刷量最大为36.05亿对开张,与第10名有18.56亿对开张的差距,与第20名则有25.56亿对开张的差异;2020年印量最大企业仍出现在广东,但仅为15.71亿对开张,与第10名的差距为8.09亿对开张,与第20名的差距则仅为9.72亿对开张。

年度统计数据给人的感觉是,报纸印刷行业的头部企业印量大幅缩水是全国总量下滑的主要原因,其中主要是由于大型都市报的没落。但进行平均量和标准差的计算后却发现,实际并非如此。6年间,前10家的平均值从21.08亿对开张减少到9.78亿对开张,缩小了46.4%;标准差从7.02亿对开张缩小到了2.77亿对开张,缩小了39.5%。再看前20家,平均值从18.95亿对开张减少到8.97亿对开张,缩小了47.3%;标准差在6年间从7.88亿对开张减少到了3.08亿对开张,缩小了39%。虽然标准差的下降略大于平均量的下滑,但差异并不明显。这说明总体上看头部企业的下滑也是基本同步的。

不过也要看到,以上结论是基于行业整体判定的,而不是个别企业。近6年间,前20家企业的变化相当大,排名前几位的企业都出现了大幅下跌甚至跌出20名之外。2015年前10名中,仅有5家仍出现在2020年的前10名榜单中;2015年的前20名中,也仅有10家出现在2020年的榜单中。市级报社在前20家中的数量迅速减少,2015年前10名中有4家,前20名中有6家,2020年前20名内只剩1家,其余全部为省报和中央报社下属印刷单位。印刷量较大的企业中有相当多企业的下滑速度大幅高于平均速度。

 

表2 前20家报纸印刷企业平均量和标准差(单位:亿对开张)

 

2.总量占比

前20家企业在全国总量中的比率见表3。

从表3数据可以看出,近6年来尽管全行业印刷量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印刷量最大的前20家有进有出,但这20家企业的印刷总量占全部150余家统计单位总量的比例均在45%左右,仅有小幅下滑;其在全国总印刷量的占比也变化不大,基本都在30%左右,也呈现小幅度下滑的态势。

尽管仅有2%~3%的小幅下滑,但也反映出一定的趋势,即这20家企业印刷总量的下滑速度总体上大于全国总量的下滑速度。从上述数据可以发现,近几年的趋势是这20家骨干企业的下滑速度正在接近全国印刷总量和统计总量的下滑速度,也从一个方面预示着报业下滑加速度正在减小。

再看一下报纸印刷行业前10家企业的数据。

从表4可以看出,前10家几乎占全部150余家统计印刷企业总量的30%,体现了更强的实力,是报纸印刷业的绝对主力。但也发现,其占全部150余家总量的比率也规律性地呈现出明显下滑的态势,虽然幅度不大,但下滑的趋势十分明显。

 

表3 前20家企业印刷数量统计表(单位:亿对开张)

 

表4 前10家企业印刷数量统计表(单位:亿对开张)

 

3省报印量数据分析

报纸出版进入下滑期后,首当其冲的是面向大众的都市类、生活服务类、晚报类报纸,停刊或大幅减量的多是这些报纸。

承担舆论宣传引导作用的各级党委报纸成为报纸出版印刷中相对稳定的一类。按级别和报纸覆盖面分,有中央报纸、省报、地市报、县报等,除中央党报外,数量较多的行业报单独归为一类。其中省报是我国报纸出版的主力军:一方面,省报是一个省级单位最主要的主流新闻媒体之一,在本省具有较大影响力,其发行量有一定的保障;另一方面,省报有足够的覆盖面和读者数量可以支撑其发行量,相比省会城市或一线非省会城市报纸有更大的发行范围,其发行量更具稳定性;同时省报报社印刷厂除承担本报社自有报纸的印刷外,也是各中央级报纸在该省进行当地代印的首选。

在报协的统计数据中,各省级报社的数据是最为全面、最为连续的,其可对比性也最好。表5是根据中国报协统计数量计算的2015—2020年全国31个省区市的省级报社的印刷量汇总。

从表5可以看出,31个省区市省级报社的平均印量也在逐年快速下滑,从2015年的平均近11亿对开张,减少至2020年的6亿余对开张,但其年度下滑速度总体上均低于全国的下滑速度,特别是2017、2018、2019年的下降速度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显示出省级党报印刷厂已具有越来越好的抗下跌能力。2020年下滑速度有所反弹,主要还是疫情带来的全局性影响。近6年间,省报在全国总印刷量中的占比也在稳步增长,增长了4%,占比已超过三分之一。

从省报印量下滑速度和全国报纸总印量下滑速度的对比也可以看出,省报下滑速度明显低于全国速度,省报占比稳中有升,今后更将成为支撑报纸印刷量的主要力量。同时,省报的下降规律与全国变化仍然是一致的,说明影响报纸印刷量下滑的因素是全国性、全局性的,虽然省级报社印刷厂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但仍难以独善其身。

 

表5 2015—2020年31个省级报社印刷量汇总表 (单位:亿对开张)

 

4结语

当年推动报纸印刷量大发展的原因有都市报的繁荣,也有包括各省级党报在内所有报纸的不断扩版;在近年来的下滑过程中,也不仅仅是都市报的没落,多数报纸出版版数的缩减也是影响印刷总量的主要原因。伴随着都市报的时代性落幕,报纸也在迅速从“厚报”走向“薄报”。2021年以来,新闻纸再次迎来一波大幅涨价,虽然已经历2018年的高纸价冲击,但高纸价必然会对出版版数造成负面影响,近一两年的总量数据仍难言乐观。

在关注以对开印张为计量单位的印刷量变化的同时,也需要关注今后报纸变“薄”的影响,这或将成为今后一段时间报纸印刷量下滑的主要推手。

同时也应关注报纸由彩色向黑白转变的发展情况,尽管走势仍不明显,但黑白报纸印刷方便、环保、制作简单,新媒体时代或许是报纸功能的转变和重新定位中一个可能的发展方向。从彩色到黑白将导致印刷生产产值再次下降。多数已转企业的省级报社印刷单位今后将面临更大的运行压力。

因此,从近年来报纸印刷总量的分析看,无论从哪个角度和分类分析,都会发现今后几年报纸印刷量仍然难以改变下滑态势,但抑制下滑速度的力量在增加,托底力量越来越大;同时近年来新闻纸价大幅上涨、新冠肺炎疫情等几大外界影响因素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前释放了下滑力度。

2021年10月12日 13:33
浏览量:0
收藏